彩墨

 

  我好像才慢慢知道了顏色,顏色與顏色的關係──這不是早該明白之事嗎?我們從生活中得到造物主的暗示,產生色彩與我們感覺的連結:諧和與突顯,漸層與對比。這一種模仿和遵從的訓練,支持我們的學習,比如寫生的觀察。現在,我漸漸有了色彩的主張!我反過來主觀的使用顏色,自由的分佈、安置它們,為達到我主要、純粹的訴求!我細細研究讀二十世紀畫家的作品,原來他們一直在做著這樣的色彩表達。我驚詫了,同時我也解放了……雖然要與整個形體、畫面的配合,尚須更多的體驗,至少,我試著首先考慮「顏色」的作用。──雷驤

雷驤LOGO.png
東美LOGO.png